新书推荐

《人之彼岸》 作者:郝景芳著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索取号:I247.7/1350
馆藏复本情况:2
曲阜校区文库
 

【编辑推荐】

l 人之彼岸,即人与人工智能彼此映照。这是郝景芳继《北京折叠》后的*短篇小说集。不仅包括*创作的六篇中短篇小说,还包括两篇解读人工智能的文章。全书设定的场景既包括离我们很近的人工智能产品,也包括预设的地球被云计算操控的宏大场面。

l 本书讲述的是人性机器的战争。六个科幻故事按照由远及近的时间顺序展开,以引人入胜的笔触将人工智能拉到读者眼前。得到了李开复、刘慈欣的大力推荐,也是郝景芳在《北京折叠》之后的创新之作。

l 文末人工智能时代人应该如何学习是本书的点睛之笔。人工智能威胁论已不是新鲜话题,那么当这种威胁扑面而来时,郝景芳认为,我们更应该关注人性

【内容简介】

创业者任毅把自己分成多个相同的“自己”,便可以同时兼顾多场活动和约会;有一天钱睿回到家里,发现他刚刚在医院服侍的形如枯槁的母亲,竟然健朗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名为陈达的智能管家,“目睹”了主人林达被谋杀……智能产品正在变得更加智能,如果把时间线拉得很长很长,一直长到未来人出生后植入的人工芯片仿佛出生证明一样成为标配,你就再也无法分辨谁是人,谁是AI化的人了。那么这一天来临时,人类会觉得当人更好,还是当AI化的人更好?

郝景芳构思了六个中短篇科幻故事,它们的主角无疑都是人与AI。人与AI隔岸而望,作为理性的AI,是否一定能把人类非理性的一套心理表征学个差不多?在物理环境变成了智能产品的天下之后,人又该如何自处?六篇科幻故事之后,郝景芳用两篇非科幻思考回答了我们关于AI的所有困惑。

【作者简介】

郝景芳

1984年生,小说作家,经济研究员。2002年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学习,2013年获得清华经济学博士学位。20168月,第74届世界科幻大会,凭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曾出版长篇小说《流浪苍穹》《生于一九八四》,短篇小说集《去远方》《孤独深处》,文化散文集《时光里的欧洲》。创立儿童通识教育项目童行计划

【目录】

推荐序 科幻作家永远是最前卫的思考者

  言 何为人之彼岸

 科幻故事

 你在哪里

 永生医院

 爱的问题

 战车中的人

 乾坤和亚力

 人之岛

 科幻思考

 离超级人工智能到来还有多远

 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应该如何学习

【前言】

人之彼岸

这本集子都是关于人工智能。

有六篇小说,两篇科普讨论。

六篇小说都是关于人工智能的可能性,从程序应用,到人形机器,再到超级智能。小说的安排顺序,大致上(虽然不一定完全)按照时代推移,按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性,由最近向最远推移。其中有推导,有想象,也有相当任意的设定。

其中,在《永生医院》中,我感兴趣的问题是人的身体和身份的关系;在《爱的问题》中,我讨论的话题是,用外界的指标衡量,能否理解一个人的内在情感;在《人之岛》中,我追问自己有关完美与自由之间的冲突问题。每个故事都是我的疑问。

两篇科普讨论,用比较简单的语言,给不太了解人工智能技术的人讲一讲人工智能,又加了一些我自己的思考和讨论。我并不想自诩为行业专家,也没有试图完全还原人工智能的发展史,而是尽量想用普通人能听懂的话,聊聊大家平时感兴趣的话题:

人工智能会发展成什么样?它们是万能的吗?它们会毁灭我们吗?人工智能时代来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孩子应该怎么办?

为什么我对人工智能话题感兴趣呢?

分外在和内在原因。外在原因是这个话题近两年太火了,到处都有人议论,难免会听到看到参与各种探讨,也常有人找我写相关领域的故事,久而久之,就积累成了这本集子。

而内在原因是我对人类思想的兴趣。我从很久很久以前,或许是高三时,就对人的意识和人脑运作方式感兴趣。我一生的偶像是薛定谔,他对人脑思维运作的描述,至今仍然给我很多启发。从本科到现在,人类思想和意识的问题一直是我所有感兴趣的问题中的皇冠,我曾经说过它会是我写作的母题。但这个问题太大,又太难解,以我粗浅的知识,终此一生,可能仍只是在它的外缘兜兜转转,从不同侧面描述某个细节问题。人工智能问题是我对人类意识问题兴趣的延伸。因为对人有兴趣,所以对AI有兴趣。通过对AI的理解,更好地理解人类。

我们很多时候都需要有对照,才能理解我们自己。

这个话题和一般人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

可以说,我最感兴趣的就是人类思维和人工智能思维的差别。但我知道,这不是多数人对AI感兴趣的理由。

大多数人对AI感兴趣,多半是因为两种原因:一些有关AI的影视深入人心,例如曾经的经典电影《终结者》,或者这两年很火的美剧《西部世界》;另一个原因是AI的发展速度,这两年的围棋大战以及日常生活中AI的应用,让很多人惊呼人工智能时代到了。

无论是出于对剧的好奇,还是出于新闻热点,我想说的是,人工智能和我们生活的距离真的没那么遥远。这个问题完全不像是哥德巴赫猜想,或是引力波探测,只是科学家追求的真理,与一般人生活无甚关系。人工智能问题,除了有很强的学理价值,更有很强的应用。目前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无论是巨头,还是新兴创业公司,都在争分夺秒,想把自己研发的人工智能产品应用到市场上,也就是应用到每个人的生活里。

我们现在已经在面对无数人工智能。从导航软件,到产品的智能推荐,再到自动客服,人工智能在后台做了许多事情,让我们从前没想过的事情成为可能。我们生活在它们默默的服务中,在不知不觉间,可能周围的全部世界都已经被其环绕。

如此深入生活,怎能不有所了解。

对人工智能的讨论,最热的话题无疑是两个:人工智能会不会毁灭人类,以及人工智能会取代多少就业。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在科普文章《离超级人工智能到来还有多远》中有一些讨论。总体而言,我觉得人工智能会变得非常强大,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会毁灭我们。它们的威胁性其实和原子弹一样:能毁灭所有人,但按钮掌握在人类手里。最有可能出现的不是它们毁灭我们,而是我们毁灭我们。

对于第二个问题,其实我在《北京折叠》中有所涉及。《北京折叠》是四年前的作品,讨论的是当机器大量取代工人,冗余的劳动力如何生活,小说给出的黑暗解法是:把多余的人们折叠进夜里。现实中我自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于是一直非常关注这方面的问题。

国际上有一些评估,好几项权威研究都得出大致相似的结论:在未来二十年,现有工作的一半左右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国内尚没有这样大型而完整的报告出炉,但据我所了解,有几项研究正在开展,估计明年会陆陆续续公布评估结果。如果在短时期就有大量工作替代,而被替代的工作者又不能快速找到新工作,那就有可能造成显著的社会冲击,无论对福利,还是对社会稳定,都是挑战。

对这个问题我在前言里不展开讲,在全书的最后一篇,《人工智能时代该如何学习》中会有所探讨。人工智能时代,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最重要的就是两点:了解它们,了解我们。只有了解它们才可能与之同行,只有了解我们自己,才能知道人类有什么优势。我们要回到对人本身的信仰,以人为理想,才能在未来拥有自己的空间。

我发起了一个儿童教育项目,童行计划,就是想要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做一些尝试。不是教人工智能编程,而是希望启发和促进孩子特有的智慧。我希望每个孩子长大的时候,都有充分的准备,与人工智能同行。童行计划也会做很多公益教育,让理念普惠推广,我们不想让任何一个孩子被折叠进黑夜。

人之彼岸的意涵其实很简单:

人在此岸,AI在彼岸,对彼岸的遥望让我们观照此岸。

【媒体评论】

景芳在《北京折叠》中展现出来的充满魅力的想象力,在这本新书中同样有漂亮的呈现。——李开复

看到景芳的新书书稿,还是感觉有不少变化。她从前的文章有轻盈的色彩,而这一次,我看到更多故事情节的变化,有不少现实的关照,可以看得出,她一直在寻求突破自己。她的小说还是有很多有思想性的追问,构造出的世界也有着对人类的关怀。——刘慈欣

[免费在线试读]

人之岛

黑暗的星空中,探测卫星转向太阳系之外的方向。

“曾经的人类,他们回来了。”

1.

当凯克船长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就像重新穿过黑洞的视界那样,在现实和虚幻的边界上穿梭。他向梦中的黑洞深处下坠,而又向梦境之外的太阳系上扬。他的身体和意识被双重的张力拉扯,宛如又一次经历黑洞疯狂的潮汐力。

他坐起来,用手掌根狠狠碾压自己的太阳穴。好一会儿,梦彻底醒了。寂然无声的船舱里,他是唯一一个醒来的人。其他人都还在铃声的控制中睡,离预定的叫醒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没事了,快到家了,他对自己说。

离地球不远了。凯克船长来到飞船的控制室,查看路线。还有八千多分钟。那就是还有五天了。

地球现在怎样了。算上路上的冷冻时光,他们已经离开地球一百二十多年了。凯克有一点兴奋,也有一点焦躁不安。

自从进入太阳系以来,周围的星空每天都在发生显著的变化,冥王星经过了,太阳和内地行星就在前方了。几乎能透过黑白屏幕看到那第三颗水蓝色的星球。凯克船长在小屏幕前,想用肉眼寻找那颗令人魂牵梦绕的海洋星球。

早上的梦仍然在眼前挥之不去。这是最近他第五次梦见黑洞了。不知为什么,离地球越近,他越频繁地梦见黑洞。刚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几乎忘记了这段历程,但是当真正的家园出现在眼前,当安全状态唾手可得时,他却越来越多次地重新回到危机现场,重温穿过黑洞视界时的九死一生。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正是对安全港湾的期盼激发了对危险的回忆。他努力思维让思想回到现实。头脑中的地球记忆慢慢浮现,又和他们找到的那颗与地球非常相似的星球重合在一起。

他期待回家,就像大仲马在小说结束写下的两个词:希望与等待。

是的。希望与等待。

“睡得好吗?”吃早饭的时候,凯克船长问露易丝。

“不算太好。”露易丝说,“可能我身体属于恢复比较慢的。醒来之后,一直没适应。”

“快到家了。回去好好休息。”凯克船长给她倒了一点果蔬汁,“我这几天也有点不正常,特别多梦。不知道是不是冷冻的缘故。咱们下次再出来的时候,得把冷冻复苏之后的身体恢复系统做得再好一点。”

露易丝咽了一块蛋白粉鸡蛋糕,噎了一下,抬起双手说:“别算我。我可是再也不出来了。”

“你不再出来了?”凯克船长很意外,“你累了?……你放心,不可能是立刻,肯定还是会歇两年。”

“那我估计我也不会再参与了。”露易丝说,“我真的没有你那么强的意志。真的,凯克,不是所有人都是你。你不觉得穿过黑洞出来的那一刻,就跟重生了一遍一样吗?我是不想再经历了。我现在想回家,一直休息,做我自己的研究,好好在地球上养养花、养养小动物。”

GX779上面也有花和小动物啊。凯克用手比了两下,形容当时的场景,你不是当时还说,下次要研究他们的基因特性吗?你不记得了吗?再说,咱们当初出去,就是为了发现人类的新大陆,现在我们找到了,还是那么那么富饶的星球。我们会带着很多很多人一起去。你真的不想再去看看吗?

“我不知道,凯克。”露易丝说。我真的不是你。凯克,我佩服你的信念,但我觉得我自己不行,我不够勇敢。

“不急着下定论。回地球之后再想想。”凯克拍拍她肩膀说,“也许你在地球上住几天就又想出来了。你真的不想再穿越一次黑洞了吗?”

露易丝没有说话,看着舷窗之外漆黑黑的星空。

“接到地球信号了吗?”凯克船长抬头问飞行员亚当。

亚当正在一丝不苟地吃飞船上的鸡肉粉代餐。他低着头,在嘴里咂摸,直到嚼完嘴里的食物,他才看了看手腕上的检测器说:“没有。昨天查了五次,一直没有回音。”

亚当永远能将盘子里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渣滓。他们每天的饮食都是某种蛋白粉和纤维素的合成物。凯克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亚当重复数千天还能每一餐保持虔诚。他总是用相同的时长完成饮食,无论吃的是什么,也无论在哪里吃。从他吃东西和坚持锻炼,就知道为什么他能得到军校勋章。工程师德鲁克为了这件事笑过亚当无数次,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亚当更不在意食物口味,也没有人比德鲁克更在意食物口味了。

“给地面发了多次信号,没有回应。”亚当说,“按理说不应该。已经进入了太阳系范畴,地面的无线电信号已经肯定能接收了。”

“那有点奇怪啊。”凯克问,“也许有时滞?”

亚当摇摇头:“可我已经连发了三天,即使有时滞,也应该有回复了。”

“难道地球上的技术已经退化到不再进行太空观测了?”凯克担忧道。

“不知道,只能再观察两天。”

“不管怎么说,”凯克站起身,“做好各种着陆应急预案。多做几个方案。若地面真的不给任何信号引导,咱们就想办法在水面迫降。”

当凯克船长站在飞船最前侧的观察室里,望着不远处巨大的木星光环。木星和卫星的光亮遮掩了远处的水蓝色星球。他的目光向那黑色的远方凝望。

他的心里非常沉。如果地球的技术真的退化了怎么办?有什么可能退化呢?全球战争、人口和能源危机、经济危机?如果技术真的退化到无法收发无线电,那地球还有能力发展宇宙远征吗?会不会人类已经灭亡了?凯克船长没有说话,可是心里转着百转千回。他不知道,一个退化的文明该如何面对宇宙。

看着前方,遥远的蓝星若隐若现。

凯克的身后,出现一个身影。他没有回头看也知道是谁。这个飞船上,只有他俩对星空如此迷恋。天文学家莱昂,继承了来自巴尔干半岛祖先的严肃和古典,时常在深夜一个人站在舷窗前眺望星海。莱昂是飞船的指路明灯。如果不是莱昂丰富的知识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他们必然无法穿越黑洞。莱昂最喜欢吹萨克斯,偶尔会在旁观远处星云壮丽色彩的时候吹一曲忧伤的调子。

对其他人,凯克需要激励他们继续重返宇宙、开拓新家园。但是对于莱昂,他完全不需要。莱昂整个人都是活在宇宙里的。

黑暗中出现几个飞船成员的电子资料。有声音读出他们的基本信息。

读到一个船员的时候,画面和声音都停滞下来,“特殊标识”信号亮起。

“找到他,与他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