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亚历山大 科耶夫:哲学、国家与历史的终结》 (法)多米尼克·奥弗莱著
张尧均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3.09
索取号:K835.125.1/5
馆藏复本情况:3
编辑推荐

在想象和真实之间勾勒出科耶夫的多重人格。在了解科耶夫思想生平的同时牵带出一部简明欧洲哲学史。
 
内容简介

20世纪的欧洲思想家,恐怕没有谁的命运像亚里山大?科耶夫那样奇异:他久享哲学盛誉,却从不追求学术职业;他讲授了六年“历史终结”,最后却转战政界;他致力于维护法国、欧洲以及不发达国家的利益,但从未放弃过哲学思考。
科耶夫到底是谁?他意味着一种分裂的、谨慎而隐秘的存在:他出席各种各样的国际会议,同时保留着双重的精神归属。有关他的种种传闻,是真实的烟火还是海市蜃楼?他点燃了——或者说为别人点燃了——怎样的火?
多米尼克·奥弗莱的传记致力于重塑这一无与伦比的人物的命运与传说。我们从中既发现科耶夫逸文遗稿的回响,也听到他曾思考与经历过的时代的喧嚣。本书不同于一般传记惯用的单纯的历史编纂,也并非对主人公精神发展史的简单梳理,而是让科耶夫的思想与特定的时代、环境和事件穿插对接,进而对他的整个人生和思想历程予以重构,通过现象学令人缭乱的叙事,重新解读多重分裂的科耶夫,深刻揭示整整一代欧洲知识分子的精神历程。

作者简介

多米尼克·奥弗莱 (Dominique Auffret) 生于1958年,现于巴黎执教哲学。


目  录

前言:名士无名
告读者

1.从童年到革命:1902—1920
古城
“尽可能地遥远”
“阿吉奴斯岛之战”
自我的偶然性
革命风暴:零下40度
对恐怖的体验
“自由地”放逐
2.放逐
哀悼效应
“这些原则像一条红线贯穿了我的全部思想”
显示全部信息
前  言
名士无名
这就是亚里山大·科耶夫的奇异命运:他久享哲学盛誉,却从没有追求过学术职业;在传授了六年的“历史终结”之后,他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完成了对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的解释;在人生的下半页,他成了一名高级官员,致力于维护法国、然后是欧洲、最后是不发达国家的利益,但他并没有放弃哲学思考,如他在去世前不久所表明的那样。

媒体评论

       从根本上来说,亚里山大·科耶夫(1902-1968)仍是这个世纪的哲学史上一个充满魅力又遭受误解的人物。人们对其传奇式的命运究竟知道多少呢?对这位俄裔哲学家、画家康定斯基的侄子、巴黎高等研究实践学校的名师(巴塔耶、格诺、阿隆、拉康和列奥·施特劳斯都曾出席过他的课堂)所知多少呢?最终,这位黑格尔式的智慧者(他相信“终极国家”已经来临,因而摇身一变而为高级官员,直至在一次布鲁塞尔的共同市场会议期间去世)的真正面目又是如何呢?
多米尼克·奥弗莱的传记致力于重塑这一无与伦匹的人物的命运与传说。从中,我们既能发现科耶夫的逸文遗稿的回响,也能听到他曾思考与经历过的时代的喧嚣,而贯穿始终的问题则是:某些分析家认为如今已成为现实的“历史的终结”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从何时开始,哲人开始以神意的洞悉者自居?他有权利成为君主的顾问且能克尽其职吗?
多米尼克·奥弗莱的研究收集了许多新的文献和证据,采集了科耶夫的知情者(莫斯科、柏林或巴黎)的回忆,并比照了他的作品所引发的各种解释,由此引导我们去追溯这个时代一位重要哲学家的思想历程。


在线试读


在满洲里(Mandchourie),战争爆发了。在俄军驻扎的穆克顿(Moukden)周围,交战尤其激烈,沙俄军队出人意料地遭遇了溃败。科耶夫的父亲在身负重伤之际还参加了战斗。他的朋友列姆库尔,跟他一样是个炮兵军官,最终成功地把他从战场上撤离下来,并送到战地医院。
在卡赞“战事”七八个月之后,亚历山大·科耶弗尼科夫的父亲于1905年3月在妻子的怀中死去了。从没远离过他的亚历山德拉·米特洛凡诺芙娜将独自返回莫斯科,幸有列姆库尔相伴,这种痛苦才得以缓解。米特洛凡诺芙娜性格坚强,又热情如火,她曾想过以她的方式投入到战争中去。当她回到莫斯科时,一点也没有那种牺牲者和失败者的感觉。
小亚历山大什么时候才明白他父亲已死了呢?我们不得而知。科耶夫没有保留对他父亲的任何回忆。但很有可能,这一“历史性”的死亡将在科耶夫的心灵中产生回响(即使是无意识的),这使他很早就对战争(尤其是重大的历史性战争)的意义充满兴趣。
亚历山大的祖父是一个退休的陆军中尉,但科耶夫的家庭并不属于军属。他娶了像他一样出生于莫斯科的吕蒂亚·提克希娃,此前,吕蒂亚曾嫁给康定斯基。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是她第一次婚姻里的唯一一个孩子。但她与科耶夫的祖父则有四个孩子:弗拉季米尔,尼科莱,阿列克谢和伊莉莎白。因此,画家是科耶夫之父同母异父的兄弟,而科耶夫则是他的侄子。科耶夫与绘画,及在绘画之外与艺术和美学的不解之缘,就渊源于他在30年代与康定斯基的特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