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被掩埋的巨人》 (英)石黑一雄著/周小进译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
索取号:I561.45/409
馆藏复本情况:2

 

编辑推荐
2005年的《别让我走》之后,石黑一雄一直潜心于《被掩埋的巨人》的创作,期间数易其稿,可谓十年磨一剑。因此早在成书问世之前,就早已引起了文学界的极大关注。
自今年3月正式出版后,连续三周占据北美亚马逊官网历史小说类图书销售榜头筹,《泰晤士报》、《卫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各大英美重量级媒体分别在*时间刊发了热情洋溢的书评。本书的出版堪称2015年文学界的一个大事件。
《被掩埋的巨人》已被斯科特·鲁丁制片公司买下电影改编权。斯科特·鲁丁在过去几年里曾经出品了多部巨片,包括2011年的《龙纹身的女孩》、2014年的《布达佩斯大饭店》、2015年的《斯蒂夫·乔布斯》等。待到本片上映时,必将引发又一轮的关注热潮。
《被掩埋的巨人》借奇幻史诗的外衣探讨了一个沉重的话题:民族与个人面对历史宿怨时应当如何在记忆与宽恕间做出抉择,而这个问题恰恰出人意料地紧扣中国当下的社会现实与民众思潮。中国读者甚至能够比英语世界的一般读者更能感同身受地理解、思考作品文字背后的深意。
石黑一雄进军奇幻界——这条爆炸性的消息在2015年的英语文坛一度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想象着这位《长日留痕》的作者究竟该描绘出一个怎样的亚瑟王传奇和剑与魔法的世界。这个疑惑随着《被掩埋的巨人》三月问世而揭开了谜底,对于所有热爱石黑一雄的读者而言,这部十年磨一剑的力作既出乎意料,又令人欣慰。
如果说《被掩埋的巨人》是一部奇幻文学,那么它无疑颠覆了这个类别迄今为止所有的规则。它显然不是《指环王》那样的浪漫主义奇想,但也不像《权利的王座》那样在另一个时空中演绎冷酷血腥的现实主义政治。是的,这里有剑与魔法,有巨龙,有食人魔,有亚瑟王的遗产,有圆桌骑士,甚至有大法师梅林——但这一切都笼罩在小说中那片渗透了一草一木的“遗忘之雾”中,褪去了全部的绚丽色彩,只剩下单调的灰色。不再有英雄史诗,不再有善恶决战,亚瑟王的英俊骑士已然两鬓斑白,就连巨龙都无力地蜷缩在巢穴里苟延残喘——这些传奇中的人物突然间丧失了那种超脱人世的反重力,从藐视时空规律的云端跌落到一个他们此前从未涉足的世界中—— 一个平凡得近乎无意义的世界。华丽的油画变成了黑白的水墨画。后亚瑟王时代的英格兰奇特地显现出一种东方式的内敛与忧伤。

内容简介

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讲述公元六世纪的英格兰,本土不列颠人与撒克逊入侵者之间的战争似乎已走到了终点——和平降临了这片土地,两个族群比邻而居,相安无事地共同生活了数十年。但与此同时,一片奇怪的“遗忘之雾”充盈着英格兰的山谷,吞噬着村民们的记忆,使他们的生活好似一场毫无意义的白日梦。一对年迈的不列颠夫妇想要赶在记忆完全丧失前找到此刻依稀停留在脑海中的儿子,于是匆匆踏上了一段艰辛的旅程。他们渴望让迷雾散去,渴望重拾两人相伴一生的恩爱回忆——但这片静谧的雾霭掩盖的却是一个黑暗血腥的过去,那是一个在数十年前被不列颠人的亚瑟王用违背理想的手段掩埋的巨人。一个神秘的撒克逊武士肩负使命来到这片看似平和的山谷,他那谦逊的外表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秘而不宣的动机?他的使命带给这个国度将是宽恕的橄榄枝还是复仇的剑与火?而亚瑟王*后的骑士高文则决心用生命守护国王的遗产,因为守护它就就意味着守护*后的和平。记忆与宽恕,复仇与和平,四人的命运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了一处,而结局只有一个。

 

作者简介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日裔英国小说家,1954年生于日本长崎。1989年获得“布克奖”,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被英国皇室授勋为文学骑士,并获授法国艺术文学骑士勋章。

2017年,石黑一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学院给出的获奖理由为“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

石黑一雄文体以细腻优美著称,几乎每部小说都被提名或得奖,其作品已被翻译成二十八种语言。

虽然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的文化背景,但石黑一雄却是极为少数的、不专以移民或是国族认同作为小说题材的亚裔作家之一。他致力于写出一本对于生活在任何一个文化背景之下的人们,都能够产生意义的小说。于是,石黑一雄的每一本小说几乎都在开创一个新的格局,横跨了欧洲的贵族文化、现代中国、日本,乃至于1990年代晚期的英国生物科技实验,而屡屡给读者带来耳目一新的惊喜。

媒体评论

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瑞典学院

一场有关记忆与负疚的深刻审视,探讨了我们该如何回忆过去的创伤。这同样也是一篇让人如临其境、不忍释卷的好故事。《被掩埋的巨人》是一部触及良知的《权力的游戏》,一本美丽得让人心碎的好书,讲述的是记忆的责任与忘却的冲动。——《卫报》

石黑一雄倾尽心血后锻造出的是一则美丽的寓言,而深藏在故事核心的却是一条冷峻的哲理。我怀疑,今年不会再有比《被掩埋的巨人》更重量级的虚构类作品了。还有一点请注意:石黑的小说非常适合改编成电影。——《泰晤士报》

试读
海湾上的日落。背后的沉默。我敢回到他们那儿吗?
“告诉我,公主,”我听见他说。“这迷雾消退了,你高兴吗?”
“也许这件事会给这块土地带来可怕的后果。但对我们来说,消退得正是时候。”
“我一直在想啊,公主。如果迷雾没有剥夺我们的记忆,这么多年来,我们的爱是不是不会更加牢固?也许有了迷雾,旧伤才得以愈合。”
“现在这有什么关系呢,埃克索?和船夫握手言和吧,让他把我们渡过去。既然他先送一个,然后送另一个,为什么要和他吵呢?埃克索,你说呢?”
“好吧,公主。我按你说的做。”
“那就离开我,回到岸上去吧。”
“我会照办的,公主。”
“那你还耽搁什么呢,丈夫?你以为船夫就不会不耐烦吗?”
“好吧,公主。不过,让我再抱你一次吧。”
他们在拥抱吗,即使我把她裹得像个婴儿一样?即使他必须跪下来,在坚硬的船板上把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形状?我想他们真的拥抱了,只要他们没开口说话,我就不敢转身。我怀里抱着桨,轻轻摇晃的水里,有船桨投下的影子吗?还需要多久?最后,终于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我们到岛上再继续谈吧,公主,”他说。
“我们就到岛上谈,埃克索。迷雾一散,我们要说的话会很多。船夫还站在水里吗?”
“是的,公主。我现在就去,和他握手言和。”
“那就再见啦,埃克索。”
“再见啦,我唯一的挚爱。”
我听见他涉水过来。他打算跟我说句话吗?刚才他说要握手言和。可是,我转过脸,他却没有朝我这边看,只是望着陆地,还有海滩上的落日。我也没有去看他的眼睛。他从我旁边经过,没有回头看。在海滩上等着我吧,朋友,我低声说,但他没听见,继续涉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