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大开耳界》 大开耳界=Earswideopen:西方流行音乐随笔
吴克成著.-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
296页:图(部分彩图);21cm
索取号:J605.1/19
馆藏复本情况:2


编辑推荐


50篇赏乐笔记
 
爵士、民谣、摇滚、灵歌、雷鬼……无所不包
 
音乐、文学、电影、绘画、美食……无一不谈
 
50位传奇歌手
 
Elvis Presley / Ricky Martin / David Bowie ……
 
Taylor Swift / Lady Gaga / Beyonce / Adele ……
 
50张定制歌单
 
书中每篇文章都配有所写歌手的代表性歌曲,扫描标题旁的二维码,即可试听。
 

内容简介

《大开耳界 西方流行音乐随笔》是专栏作家吴克成近年来发表于各大报刊上的音乐随笔合集。
书中所写歌手,既有殿堂级的“猫王”、鲍勃·迪伦、阿蕾莎·弗兰克林,也有当下大热的“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阿黛尔、碧昂斯、泰勒·斯威夫特……
 
即使那些看起来生疏的面孔也大都曾跟我们打过照面——奈特·金·科尔和弗兰克·扎帕的歌曲曾出现在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和《春光乍泄》里。杜利·威尔森演唱的《时光流逝》出现在亨弗莱·鲍嘉和英格丽·褒曼主演的《卡萨布兰卡》中……
 
本书全彩印刷。每篇文章附有二维码,扫描即可试听文章中所写歌手的代表作,是一本可以听的书。
 
这也是一本抵抗庸常生活的“文艺书”——作为一个懂生活、有历练、真性情的“文艺男”,吴克成先生不仅记录下自己对音乐的所感所想,也将自己对电影、文学、绘画、书法、美食等等的理解融会于其中。因此,《大开耳界》不仅是一本音乐随笔,更是一本文艺生活的修炼手册


作者简介

吴克成,曾用名吴克诚。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在《北京晚报》《齐鲁晚报》《西安晚报》《合肥晚报》等十几家报刊开过西方流行音乐、世界经典摄影、世界经典绘画、心理专栏。著有《迷声——西方流行音乐 50家》。


目  录

001 屁股通了电 / 瑞奇·马汀(Ricky Martin)

008 美人上马马不支 / 阿蕾莎·弗兰克林(Aretha Franklin)

013 有一种性感懒洋洋 /“猫王”埃尔维斯·普莱斯里(Elvis Presley)

020 她的爱恨赤裸裸 / 埃塔·詹姆斯(Etta James)

025 脾气不一样 / 卡罗尔·金(Carole King)

030 爵士的味道 / 弗兰克·扎帕(Frank Zappa)

036 你是我的人 / 艾莉森·克劳斯(Alison Krauss)

040 亲爱的鸽子 / 盖塔诺·维洛索(Caetano Veloso)

046 文武全能打底菜 / 查克·贝利(Chuck Berry)

051 重返往昔岁月 / 乔什·特纳(Josh Turner)

056 谁家欲女初长成 / 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

062 一江儿女情 / 比基乐队(Bee Gees)

067 烟熏腔 / 奈特·金·科尔(Nat King Cole)

072 旧欢 / 杜利·威尔森(Dooley Wilson)

079 最玉的女最酷的婆 / 小野洋子(Yoko Ono)

085 侠骨柔情 / 马文·盖伊(Marvin Gaye)

090 心中有天地 / 阿黛尔(Adele)

097 默坐看花 / 当·威廉姆斯(Don Williams)

102 雨的温度 / 杰逊·多诺文(Jason Donovan)

107 有眼不识金镶玉 / 鲍勃·马利(Bob Marley)

112 骚爷们 / 戴维·鲍伊(David Bowie)

117 听他道破真相 / 鲍勃·迪伦(Bob Dylan)

123 清唱 / 迈克·罗森伯格(Mike Rosenberg)

130 一夜老尽少年心 / 小理查德(Little Richard)

135 温柔一刀 / 极度窘迫乐队 (Dire Straits)

140 安能辨我是雄雌 / 沙黛(SADE)

145 好大一棵树 / U2乐队

150 口水流了一地 / “从男孩到男人”(Boyz II Men)

155 打了“性”奋剂 /

  碧昂丝·吉赛尔·诺斯 (Beyonce Giselle Knowles)

161 岁月长又长 / 伍迪·葛斯力(Woody Guthrie)

169 上对花轿嫁对郎 / 玛丽亚·凯丽(Mariah Carey)

174 一击入魂励志歌 / 加斯·布鲁克斯(Garth Brooks)

179 麦田里的稻草人 / 皮特·加布里埃尔(Peter Gabriel)

184 让我亲一口 / 阿尔·格林(Al Green)

189 咬不断 / “林肯公园”(Linkin Park)

193 遍地玫瑰遍地伤 / 卡兰·迪伦(Cara Dillon)

199 似水柔情 / 萨拉·麦克拉克伦(Sarah Mclachlan)

204 玫瑰担道义 / 乔治·琼斯(George Jones)

210 狮身羊心人 /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216 露珠滴落花瓣 / 苏菲·珊曼尼(Sophie Zelmani)

221 温心暖怀汤 / 蒂姆·麦格罗(Tim McGraw)

226 花落春犹在 /肯尼·罗杰斯(Kenny Rogers)

232 夏日时光 / 哈玛利亚·杰克逊(Mahalia Jackson)

238 挂在拉磨驴脖子上的烧饼 /

   “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Bruno Mars)

244 绣出一片艳阳天 / 软饼干乐队(Limp Bizkit)

249 他们得了道 / 老鹰乐队(Eagles)

255 暖男是个伟丈夫 / 布莱恩·亚当斯(Bryan Adams)

260 伤别离 / “四兄弟”演唱组 (The Brothers Four)

266 春光无限好 / 唐娜·萨默(Donna Summer)

271 火辣辣 / Lady Gaga

276 附录:纸上的声色盛宴

    ——《济南时报》关于《迷声·西方流行音乐50家》的访谈

285 代后记:最美的果实

 

001 屁股通了电 / 瑞奇·马汀(Ricky Martin)

008 美人上马马不支 / 阿蕾莎·弗兰克林(Aretha Franklin)

013 有一种性感懒洋洋 /“猫王”埃尔维斯·普莱斯里(Elvis Presley)

020 她的爱恨赤裸裸 / 埃塔·詹姆斯(Etta James)

025 脾气不一样 / 卡罗尔·金(Carole King)

030 爵士的味道 / 弗兰克·扎帕(Frank Zappa)

036 你是我的人 / 艾莉森·克劳斯(Alison Krauss)

040 亲爱的鸽子 / 盖塔诺·维洛索(Caetano Veloso)

046 文武全能打底菜 / 查克·贝利(Chuck Berry)

051 重返往昔岁月 / 乔什·特纳(Josh Turner)

056 谁家欲女初长成 / 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

062 一江儿女情 / 比基乐队(Bee Gees)

067 烟熏腔 / 奈特·金·科尔(Nat King Cole)

072 旧欢 / 杜利·威尔森(Dooley Wilson)

079 最玉的女最酷的婆 / 小野洋子(Yoko Ono)

085 侠骨柔情 / 马文·盖伊(Marvin Gaye)

090 心中有天地 / 阿黛尔(Adele)

097 默坐看花 / 当·威廉姆斯(Don Williams)

102 雨的温度 / 杰逊·多诺文(Jason Donovan)

107 有眼不识金镶玉 / 鲍勃·马利(Bob Marley)

112 骚爷们 / 戴维·鲍伊(David Bowie)

117 听他道破真相 / 鲍勃·迪伦(Bob Dylan)

123 清唱 / 迈克·罗森伯格(Mike Rosenberg)

130 一夜老尽少年心 / 小理查德(Little Richard)

135 温柔一刀 / 极度窘迫乐队 (Dire Straits)

140 安能辨我是雄雌 / 沙黛(SADE)

145 好大一棵树 / U2乐队

150 口水流了一地 / “从男孩到男人”(Boyz II Men)

155 打了“性”奋剂 /

  碧昂丝·吉赛尔·诺斯 (Beyonce Giselle Knowles)

161 岁月长又长 / 伍迪·葛斯力(Woody Guthrie)

169 上对花轿嫁对郎 / 玛丽亚·凯丽(Mariah Carey)

174 一击入魂励志歌 / 加斯·布鲁克斯(Garth Brooks)

179 麦田里的稻草人 / 皮特·加布里埃尔(Peter Gabriel)

184 让我亲一口 / 阿尔·格林(Al Green)

189 咬不断 / “林肯公园”(Linkin Park)

193 遍地玫瑰遍地伤 / 卡兰·迪伦(Cara Dillon)

199 似水柔情 / 萨拉·麦克拉克伦(Sarah Mclachlan)

204 玫瑰担道义 / 乔治·琼斯(George Jones)

210 狮身羊心人 / 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216 露珠滴落花瓣 / 苏菲·珊曼尼(Sophie Zelmani)

221 温心暖怀汤 / 蒂姆·麦格罗(Tim McGraw)

226 花落春犹在 /肯尼·罗杰斯(Kenny Rogers)

232 夏日时光 / 哈玛利亚·杰克逊(Mahalia Jackson)

238 挂在拉磨驴脖子上的烧饼 /

   “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Bruno Mars)

244 绣出一片艳阳天 / 软饼干乐队(Limp Bizkit)

249 他们得了道 / 老鹰乐队(Eagles)

255 暖男是个伟丈夫 / 布莱恩·亚当斯(Bryan Adams)

260 伤别离 / “四兄弟”演唱组 (The Brothers Four)

266 春光无限好 / 唐娜·萨默(Donna Summer)

271 火辣辣 / Lady Gaga

276 附录:纸上的声色盛宴

    ——《济南时报》关于《迷声·西方流行音乐50家》的访谈

285 代后记:最美的果实


显示部分信息


前  言

再次纵情于声色之中(自序)
2011年2月28日,我收到《山西晚报》白洁老师发来的电子邮件,约我为《山西晚报》写一个关于西方流行音乐的专栏。负责具体版面的郭志英老师又打来电话,介绍了专栏的方向。3月,这个专栏经由郭志英和康少琼两位老师的手陆续发表出来,一直持续了一年多。后来《济南时报》《合肥晚报》《信息时报》也以专栏形式做了刊发。这本书里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在这段时间写就。
 
2000年以前我曾在报刊写过关于西方流行音乐的专栏,那些文字早已由文汇出版社以《迷声——西方流行音乐50家》为题结集出版。只是欧美流行音乐的矿藏太丰富,我正遗憾于手头有那么多的遗珠,《山西晚报》的诸位老师真是及时雨,给了我再次纵情于声色中的机会。
 
因为承载这个专栏的版面叫做“文艺课”,所以我在选择音乐人和歌曲时以“文艺”为中心,兼顾经典、动听、时尚与流行。
显示全部信息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屁股通了电——瑞奇·马汀(Ricky Martin)

拉丁艺人的显著特点是能唱善跳,尤其擅长在跳舞时扭屁股,如果要华山论剑排座次,屁股扭得最好的应该是瑞奇·马汀(Ricky Martin)。瑞奇·马汀于1971年出生于拉丁美洲的波多黎各,他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是一名会计。出身于理工世家的瑞奇·马汀从小就显露出音乐天赋,他13岁时就加入一个叫做“小孩”(Menudo)的组合随团到各地巡演,21岁时出版以他名字命名的第一张唱片,唱片大卖以后,与他签约的索尼公司趁热打铁又推出第二张专辑《你爱我》,不过真正让他走向世界的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La Copa de la Vida),就是在这首歌里,伴着惹火节拍,瑞奇·马汀在世界人民面前扭起了他的拉丁屁股。

 

早期的歌手并不知道屁股还有助阵的作用,即使在早期的歌舞片里,表演者也并不借用屁股来增香填色。昨夜我重看拍摄于1952年的歌舞片《雨中曲》,哎呀,半个多世纪的光阴匆匆掠过,“二八佳丽”成了掉光牙齿的“老祖母”。虽然岁月不饶人,但“老祖母”在新贵面前依旧神采奕奕,不老的宝刀削铁如泥,把现在的许多歌舞片都比了下去。

 

片中最著名的歌舞场面是在一个雨夜,金·凯利扮演的洛克在夜色中吻别女友,冒雨回住所。他难掩爱的喜悦,挥着雨伞,在雨中跳起来。在这出压轴大戏里,金·凯利撑伞、摇伞、收伞、跳上路灯底座、戏水、对警察点头、耸肩、傻笑……整套动作,载歌载舞,一气呵成。尤其是他伸展双臂,微闭双眼,摆成“大”字仰头淋雨的镜头,青春的气息咄咄逼人,直看得我这等对谐星一向反胃的人欲罢不能,一颗早过了青春期的心蠢蠢欲动,立马就想拿一把伞冲到楼下效一回颦。可惜我没有金·凯利那样的舞功,身边也没有合适的人选让我借物抒情,再加上已是凌晨两点,在小区楼间穿着黑衣拿着雨伞跑来癫去,草木皆兵的社区保安看见,十有八九要把我抓起来免费送往疯人院,夜黑风高,家人想必也不能迅疾赶来认领,思前想后,只好含恨作罢。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那一个热情似火的镜头,惹我竟宿没有合眼。在这组舞蹈里,金·凯利的屁股始终是收着的,这段歌舞惹人欲罢不能,靠得是无欲无求的少年天真——清纯竟也能如此惹人爱怜。

 

屁股被用来增香填色据说是从“猫王”开始,不过那时,屁股的这个功能刚被发掘出来,“猫王”含情脉脉,扭得比较婉约,后来芝麻开花节节高,不管扭动的频率还是幅度,都渐渐大起来。上世纪70年代,迪斯科舞曲出现后,屁股的作用被发挥到了极致,代表人物是约翰·屈伏塔。这个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英俊少年,体型天生就是为跳舞设计,1977年和1978年,他在出演《周末狂热》和《油脂》时,凭借好身段在里面劲歌热舞,他屁股一扭不要紧,迪斯科舞随之传遍了全世界,世界人民的屁股从此扭起来,几十年来,长扭不衰,他因此获得过奥斯卡最佳男演员提名,虽然那年他没有蟾宫折桂,不过翻开当时的报刊,到处都是他的照片,连卡特总统都要邀他去白宫共进午餐。初出茅庐的英俊少年就这样凭屁股打下了第一片江山。他的舞蹈与金·凯利的已南辕北辙:金·凯利的歌舞,青春勃发却又无欲无求——是时代造就的冰清玉洁;约翰·屈伏塔的歌舞也青春勃发,只是性感,有肉欲。

 

瑞奇·马汀的歌舞也性感,很有肉欲,但是,他的性感与肉欲跟约翰·屈伏塔比起来,不做作,浑然天成,一切都是自然地流露,迪斯科舞蹈在他面前,雕琢,装逼,好像吃了壮阳药。

 

当然,瑞奇·马汀能红遍天下,并不是仅仅靠他的屁股——屁股只是来锦上添花,真正打人的还是他的作品。他发行的别的专辑按下不提,单单这支《生命之杯》就为他带来许多荣誉——它曾在三十多个国家取得过排行榜冠军,是当时索尼公司最畅销的单曲和当年一周销售最多的单曲,1999年,他凭此赢得格莱美最佳流行拉丁表演奖,并赢得MTV音乐大奖的最佳舞曲录影奖、最佳流行录影奖,他还获得过俄罗斯、南美、北美观众最爱艺人奖,是《娱乐周刊》评出的年度最迷人男士,《人物》杂志的50个最帅气男人之一……

 

人类从诞生之初就在追寻自由,这是人类的初始目标,也是人类的终极追求。但是,这一追求永远无法真正实现,因此,对自由的渴望对生命的礼赞也就永无停歇的时候。《生命之杯》这首歌之所以打动了无数的人,正是因为它契合了人类的共同心理,唱出了人类的共同心声,拉丁人与生俱来的奔放自由与这首歌又严丝合缝,所以它由瑞奇·马汀来唱,真是好马配好鞍。

 

我看不够他热血奔放的表演。随着年龄增长,人会变得驯服,但这丝毫不妨碍心随之跳动起舞。从前我一直以为舞蹈的至高境界是像《闻香识女人》里那个盲眼老中校在餐厅里跟陌生女孩跳的那段探戈那样,儒雅明朗天眼洞开,像人情练达武功绝世的剑侠,刀剑不必出鞘,就能让对方俯首称臣。但自从看了《生命之杯》,我的想法变了——儒雅明朗跟屁股通了电比,确实要技高一筹,但这“技”很大程度上是岁月催逼的结果,虽然境界高远不少,但多少隐含着迫不得已。最有生命力的是热血,最能让世界改变的还是热血,儒雅温和,只是退而求其次,因此,相较于老男人儒雅明朗的舞步,我还是喜欢瑞奇·马汀,我愿意永远为青春癫狂,为热血点赞。

 

最美的果实(代后记)

 


小时候我爱热闹,哪里人多哪里就有我。从上学起我就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既当演员,也是报幕员,所以几乎每场演出都有我。不但要在学校演,还常到田间地头慰问劳动人民、代表学校参加镇里、县里的汇演……茫然无知中做了时代的传声筒。扎着红领巾,拿着小竹篮,跳《我是公社小社员》……到县里参加朗诵比赛时我第一次看到了远山,指着远山问老师,“谁那么有本事,画了那么大一幅画?”。

 

老师有时还把我出借给别的班级。我至今还记得我站在五年级的讲台上,用二年级的嗓子毫不怯场地教下面挤眉弄眼的学哥学姐们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运动会上也少不了我。我是“总调度”。坐在广播室里念“七年级六班的王军同学,全班同学都盼着你胜利归来”之类的纸条,发布“参加200米预赛的同学,请到检录处点名”之类的公告。

 

我也是姥姥家的中心人物。我姥爷年轻时在济南爱上了“大户人家”的小姐,从此再没回来。他也从来没有给当时11岁、7岁、三岁的三个女儿一分钱的抚养费。姥姥孤身一人,咬紧牙关把三个女儿养大。我记事的时候小姨还没有出嫁,她干活回来,有时会给我带一个用狗尾巴草拴着的蚂蚱,放在锅底下烧烧吃……

 

我最关注的是姥姥家的那只芦花鸡。每天我都要到鸡窝前,趴在地上往鸡窝里望,如果里面有个蛋,午饭时我就会吃到煮鸡蛋。姥姥不再把它们攒起来,拿到外面去换柴米油盐。有时恰巧看到鸡踱进鸡窝,我便坐在鸡窝边等,直到它“咯咯哒”地叫着完成任务走出来,我掏出热乎乎的鸡蛋交到纺棉花或者给我做新衣的姥姥手里,才去到墙根下,捉海棠树上的蜻蜓。

 

父亲派人来接我回家的时候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来的人常常是五叔。每当听到他的声音我都会赶紧藏到门后,或者跑出去,藏到草垛后面。有时他来的突然,无处可藏,我就躺到炕上,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央求姥姥不要做声。

 

那时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哭眼抹泪地爬上五叔的自行车时回头总看不到姥姥。为什么她要躲出去,直到我走后才从外面回来。

 

有时家里没人来接,可是又到了上学的时候,就由小姨去送我。姥姥家没有自行车,五六里路,小姨背我走一阵,又拉着我的手走一阵。我趴在她瘦弱的背上,或者紧紧拉着她的手,一路叽叽呱呱跟她说话,央求她星期天的时候一定要把我再接回来。

 

那时我也不明白,小姨为什么一边跟我说话,一边吧嗒吧嗒地掉眼泪。

 

后来小姨招了养老女婿。小姨和小姨夫都很孝顺,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可是正当生活慢慢好起来的时候,六十多岁的姥姥自杀了。我到的时候姥姥已经被白布蒙起来,脸还露在外面,上面盖了黄纸。她再也不会微微笑着,用她一向温和的声音骂不知说了什么的我“你这个小杂种”了。

 

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父亲患了癌症。我日日看他受着病痛的折磨,却又束手无策。那天我正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背影》,堂哥到学校来找我——父亲过世了。我到家的时候父亲已被停放在堂屋正中的门板上,我的两个妹妹跪在他身边哭。我在她们中间跪下。大妹对我说:“哥,你再摸摸,咱爹的脉是没有了吗?”我抚摸着父亲的手、额头、脸……他的身体在我的手中一点一点地冷却下来。

 

我紧紧拉着他的手,可我最终什么也留不住。

 

第二年过年的时候,天气阴沉。吃过午饭,我和堂哥堂弟跟着叔叔大伯们去公墓上坟,大家手里拿着纸钱、鞭炮……一路走着、说着。我好像到那时才突然明白:今生今世,我再也不能跟父亲这样说话,这样并肩走在路上。父亲再也不能让我坐在他诊所的凳子上给我剪指甲,再也不能在灯下教我和妹妹背:“麻黄,味辛,微苦,性温,开腠理,透毛窍”了。

 

我跟父亲从此分离,并且永远也不可能再相聚。

 

我就把母亲带在身边,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我的两个妹妹有时来看母亲,她们走时,都是母亲、我妻子和儿子送她们去坐公共汽车。

 

我从来不去送她们。我总是站在楼上窗前能看到她们的地方,目送她们领着她们的孩子渐渐远去。有时客厅的窗挡住了视线,我便又走到厨房能看到她们的地方,直到看不见她们,这才回头去收拾杯盏。

 

屋子里静悄悄的,刚才的欢声笑语已不知去了哪里。那一刻,我明白了在我小时候,为什么每当我离开时,姥姥都要躲出去,不送我。

 

在父亲离去后的很多年里,我一直盼着妹妹们来。可我又怕她们来。在父亲出殡那天,我挽着痛哭的妹妹,曾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只要我有的,我一定也要让她们拥有,我要让她们过上跟我一样的好日子。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还是没有能力让这心底的誓言变成现实,她们终究还是要回到农村,过她们自己的生活。我们也终究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吃同一口锅里煮出的饭,在同一盏油灯下做作业,开心地笑,或者吵架。

 

相对于分离,这相聚只是须臾之间——片刻欢愉而已。

 

正因为有了这片刻欢愉,接下来由分离生出的孤寂才显得更加深重,而且漫长。

 

渐渐地我不再出去呼朋引伴。

 

我习惯了只跟那些在一起时不互相说场面话的朋友交往。我开始低头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遵从它,不再抬头去看别人的眼色。我甚至也不再跟毕了业的学生见面吃饭,虽然我曾经那么喜欢过他们,虽然有时正做着事,不由就会停下来,想念他们年少纯真的脸……

 

我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家人。陪伴他们。其实也就是陪伴而已。他们做他们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

 

我做家常的饭菜给他们吃。偶尔也做豆腐,烤面包,烤千层豆沙酥……

 

有时起夜。妻子在我身边睡熟了。走到客厅,听到儿子跟我母亲轻微的鼾声从他们各自的卧房里传出来。我站在外面听着,觉得人生已经满足。

 

如果有大段的时间,只要儿子愿意,我会带他去苏州、周庄、同里……找一家小客栈住下,上街去吃袜底酥、朱宏兴的爆鳝面、小杨生煎、桂花酒酿……

更多的时候,我哪里也不去。我呆在家里,听音乐,看电影,看摄影与绘画之类的闲书。

 

暮秋,风霜频频催逼,树们有时一夜之间就会落光了叶子。柿树却不同,它的叶子虽然落了,但果实却留了下来。我所在的院子里就有几株这样的柿树,每天从它们身边经过,我都会停下来看看它们,有时也站在楼上,与它们隔窗相望。天地一片萧瑟,唯有它们,灯盏一样挂在枝上,对抗着这无边的荒芜与冷落。

 

世界经典的音乐、摄影、电影、绘画……是挂在岁月枝头的柿子,风霜频频催逼,有一天我们会像一片叶子一样被风吹落,但是它们不会。我听音乐、看电影、看摄影与绘画之类的闲书并把所思所感付诸文字,其实是在摘下一些柿子——这些被岁月的风霜筛选出的美丽果实。

 

生活总是庸常,千篇一律。沉溺其中,我怕会被这庸常淹没。

 

我们被生活的横流裹挟着往前走,那不是我们自己在走,我们是被生活的鞭子抽打着的陀螺,只是按照惯性旋转:上班,结婚,生子,然后老去。在这期间,花已默默地结出果,树已无声地长成材,蚌在沙的打磨下,化泪成珠了。

 

我们的生活中也不缺这样的沙,它们细碎,尖锐,躲藏在生活的角角落落,每一颗心都要被它们反复打磨。有些心在它们的打磨下最终化成了珍珠,平和,温润,风霜堆上眼角,人却更有魅力了,这是一种生长——有些人一生都在生长——更是一种再生,就像蛹茧成蝶。

 

有些心却被它磨得粗砺——从前,当我们还是孩子时,每一颗心都对世界充满爱与好奇:我们为受伤的小鸟疗伤,跟蚂蚁和狗说话,为化成泡沫的小人鱼哭……可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们不再悲悯易感,有些人甚至为了利欲卖友,殊不知这世上的人——卑微的,高贵的——都是我们的姐妹兄弟。

 

我不想让心变得粗砺,所以我不断摘下这些最美的果实,用它们来滋养我的日子。它们是另一种炉火,温暖我,照彻长夜。

 

地上会有荒草,有枯枝败叶,可是为什么不抬头向远方看看呢?无论日子有多么萧瑟,总会有一些美丽的果实挂在枝头,点缀着我们庸常的生活。

 

2015年4月27日

吴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