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荐

《铁血王国普鲁士》 张雪,常县宾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
索取号:K516.3/4
馆藏复本情况:2文库
编辑推荐
《铁血王国普鲁士》所聚焦的普鲁士王国崛起史对中国历史具有强烈的现实借鉴意义:a强大的政府管理能力;b开明的政治和思想氛围;c由腓特烈大帝、俾斯麦等等具有雄才大略和忧患意识以及社会责任担当精神和国家利益至上观念的政治精英构成的政府;d顺应时势的各项改革举措等等。这些都是力图崛起的中国应该努力去学习的历史正面经验。 
内容简介
德意志是一个历史上长期分裂的国家,然而,经过几百年的苦苦奋斗,德意志终于在1871年由普鲁士实现了首次民族大统一。普鲁士顺应潮流,及时推进各项改革,政治上加强中央集权,经济上推行重商主义,军事上重视国防建设,文化上向外国学习先进的思想,大力兴办教育,同时鼓励移民,收容新教徒,由此吸纳外国优秀的人才;通过诸种改革手段,普鲁士在短短百年内迅速崛起并完成了近代德国的统一;在某种意义上普鲁士已成为德国精神和文化的代名词。
《铁血王国普鲁士》以生动的笔法,撷取普鲁士国家历***有概括性的事件,演绎一部“普鲁士道路”的演进史,帮助读者理解今日德国的历史渊源和历史命运,并从中得到警示和启迪。
作者简介
张雪,华中师范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师;主要从事德国史、历史课程与教学论研究。主持过教育部青年基金项目“19世纪德国现代大学及其与社会、国家关系研究”等。曾发表论文《19世纪初德国社会发展与大学教育改革研究》等。
常县宾,华中师范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安阳师范学院教师;主要从事世界现代史的教研工作;著有《德国皇室》等著作。
在线试读
弗里德里希二世
弗里德里希二世是“士兵王”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和索菲娅,窦绿苔的次子。1712年1月生于柏林,由于长兄早逝,被立为王储。索菲娅窦绿苔出身于汉诺威宫廷,是英国国王乔治二世的妹妹,长期受法国文化的熏陶,并把她的这种禀赋和熏陶留给了弗里德里希,因此,年轻的弗里德里希受其母亲影响,一生都极其崇拜法国文化,特别是法国的巴洛克文化和启蒙文化。少年时代的弗里德里希机敏、聪颖,富有音乐才能,爱好吟诗作赋,但这与父王的期待和要求格格不入,视文化为废物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执意要把儿子培养成为军人,竭力向他灌输军事和国家行政管理知识,却对儿子的文学和音乐天赋特别厌恶,讽刺地把他叫做“吹横笛者和诗人”。在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的眼中,王储宁可穿丝质睡衣,在轻松的社交中挥霍胡闹和追逐女人,而不想穿正式军服在高级军官面前监督他所指挥的团队的训练,显然是“法国的轻浮浪子”。他曾经挥舞棍棒打跑了王储的家庭教师,因为他认为教师将软弱的东西传播给了儿子,但父王严苛的管教也无法改变儿子的性情,两人的对立日趋尖锐。
1730年8月,乘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出巡之机,弗里德里希偕同挚友卡特企图逃往英国,但计划早已泄露,他们在过境时被截获,然后被关进监狱。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震怒之下要判处王储死刑,这震惊了整个欧洲宫廷,他们联合起来向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求情,才使得可怜的王储免于一死。但为了“医治”他的叛逆精神和违规行为,国王将王储监禁,并将王储的挚友卡特处死,并有意安排他观看行刑过程,弗里德里希在监狱窗口目睹卡特人头落地,受此沉重打击,性格发生巨变,懂得了抑制自己的感情。为了保住王位继承权,他给父王写了一封悔过信,欣喜的国王不久就下令释放儿子出狱,让他回宫居住。1733年,他遵循父愿与不伦瑞克的伊丽莎白公主结婚,但王子与公主并没有过上童话里的生活,弗里德里希一生都对尊敬他和对他有好感的妻子非常冷淡。次年,作为奥地利欧根亲王的阵地观察员,他参加了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受到实战生活的锻炼,这些复杂的经历和对不同生活的体验,大大影响了他的精神发育和心理素质,使得道义与强权、理想与现实、情感与理智这些极为不同、甚至完全对立的因素,能够协调地汇集于他一身,就其个性素质的复杂而言,弗里德里希二世超过了他的前辈和一切后继者。
虽然与父亲在感情上极不融洽,在兴趣爱好上也格格不入,但唯独在崇尚武功一点上,弗里德里希二世忠实地继承乃父的衣钵,据同时代人描述:这位国王乍看上似乎谦和热情,但留心端详,就会发现他的脸上常常流露出冷漠、严峻和鄙夷不屑的表情,特别是一双蓝色的眼睛时时射出逼人的目光,总像要和人较量一番似的。弗里德里希二世曾说:国家不分大小,“政府的基本法则都是扩张领土”,他决心利用和加强父亲留下的军队,进一步扩张普鲁士的版图,逐步实现普鲁士称雄欧洲的抱负。他在位期间,挑起了与奥地利的三次西里西亚战争,夺得了富饶的西里西亚,1772年,他伴同俄国、奥地利**次瓜分波兰,可以说,正是在弗里德里希二世手中,普鲁士得以崛起,弗里德里希二世已经不再是“普鲁士的国王”,而是“普鲁士国王”了,在弗里德里希二世的继承人、其侄弗里德里希.威廉二世(1786—1797年在位)时期,普鲁士又两次参与瓜分波兰,使普鲁士的领土达30,5万平方公里,人口860万,俨然成为欧洲的一个大国。
弗里德里希二世即位伊始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充分展示普鲁士的军事力量,为了夺取奥地利*富饶的省份西里西亚,发动对奥地利的战争。1740年10月,奥地利大公、哈布斯堡王朝君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去世,没有男嗣,根据遗嘱,国本诏书.王位由长女玛丽亚.特蕾西亚继承。然而受到法国支持的普鲁士、巴伐利亚、萨克森和西班牙对其继承权表示异议,只有英国、俄国支持奥地利。这年12月,弗里德里希二世感到这个坐在王位上的女人软弱可欺,于是御驾亲征,统率2,5万名普军入侵西里西亚,挑起**次西里西亚战争(1740—1742)。1741年4月10日,普奥两军在莫尔维茨发生激战,奥军战败,玛丽亚.特蕾西亚被迫同弗里德里希二世签订城下之盟,割让整个西里西亚。但是,女王在获得喘息机会后,靠英国的直接帮助,击败攻入布拉格的法国和巴伐利亚联军。弗里德里希二世担心奥军的胜利将危及他对西里西亚的控制,便撕毁协议,不宣而战,这就开始了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1744—1745)。他从波希米亚对奥军发动新的进攻,继而又把军队开进萨克森,先后两次击败奥军和倒向奥地利的萨克森军,在此情况下,女王感到一时难以撼动普鲁士,便在1745年圣诞节再度与普鲁士签订和约。女王承认普鲁士保留西里西亚,但普鲁士需承认玛丽亚.特蕾西亚的丈夫弗朗茨.施特凡.洛林公爵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由于获得了西里西亚,普鲁士的人口几乎翻了一番,而西里西亚的发达工业则大大加强了普鲁士的经济实力,从这个意义上说,获得西里西亚起地区为普鲁士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欧洲大国奠定了基础。
1745年12月,弗里德里希二世班师回朝,首都柏林居民成群结队地出来迎接这位西里西亚的获得者,房屋的墙壁上书写着“弗里德里希大帝万岁”的口号,不少人挥动着帽子,向弗里德里希致意,这是人们首次对他冠之以“大帝”的称号。